君归日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交易关系

转自贴吧,原作者残影幽铃

.黄暴有。血腥有。非纯爱。敏感词汇有。

.中篇he

.更新时间不定。

.业君色盲症设定。学秀反社会人格设定。具体症状百度。

.学秀无痛症患者

.架空文。


chapter.1
.
赤羽业的眼睛从生下来开始就自带黑白滤镜。
.
透过那双耀眼的鎏金色的眼睛看到的,是乏味的黑白色的世界。深灰色的天空中,是白色的云朵在瞬息万变。大雨过后时,偶尔能幸运地看到由不同程度的灰色构成的彩虹。
.
自己的母亲被杀害的那一天,窗外正下着倾盆大雨,赤羽讨厌下雨天。因为每到这时,雨点便明显得格外刺眼。
.
白色的,细长的雨滴从天空中掉落,拉出一条条长线。在赤羽眼中,就像八十年代破旧的黑白电视。
.
里面放映的是他的母亲被泛着银光的匕首从后背刺穿心脏后倒下的身影。
.
那个人的动作干净利索,以至于他只看到了一道黑影窜过,在赤羽还没反应过来时,正在后花园给花浇水的母亲已经断了气,从胸口流出了一大滩深灰色的液体。那时,掌握了庞大财力的赤羽的父亲刚刚过世仅一个月。
.
从小被困在美好的水晶球里保护着的赤羽在看到那滩液体时,说实话他以为那只是水而已——稍微有些浑浊的水。
.
从女人胸口汩汩冒出的血液流在灰色的草地间,没有哪个全色盲能分出它与水的差别。直到警察开着响着吵闹的警铃的车子赶到他家,把赤羽接到警局问话时,他才知道,那是血。
.
“血是什么颜色呢?”他问。
.
赤羽的冷静吓坏了那些看起来老实忠厚的警察们,这只是个10岁的孩子。警察们全当他是被刺激到了。
.
一个不了解赤羽病况的年轻警察说道“如你在后花园看到的那样,小鬼。我知道父母在一个月内双双死亡你很难接受,但你得振作起来——如果你还想顺利继承那一大笔财产。”他的话语中带了点酸酸的味道。
.
如我所见?
赤羽不明白,同时也不接受这个回答。那是他平生第一次看到血。像平时佣人洗衣服后留下的水,像母亲带他去参观的漱漱落下的瀑布,像静静地呆在父亲高脚杯里的红酒。
.
他后来听说,血是赤色的。
.
赤色是什么颜色?他只分得清介于黑白两色之间的颜色。拥有一头橙色发丝的少年曾经跟他说,赤色就是他头发的颜色。
.
赤羽业第一次杀人是在他十岁的时候。
.
他带着人畜无害的笑脸,拿着当初父亲在家里耍脾气时砸碎的酒瓶,从后背杀死了毫无防备的,宣判母亲最后的死亡通告的法医。
.
他用尽了浑身气力,好不容易让中年男人停止了呼吸。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其实他只是单纯地想再看看血是什么颜色。
.
赤羽业觉得自己爱上了这种感觉。
.
比如当他刺穿别人心脏时,血是黑色的。比如当他被从脸颊滑过的子弹擦伤时,血是灰色的。
.
比如当他杀死法医后被认为精神失常送进精神病院时,看到身为自己室友的一脸淡漠的少年拿着小刀在自己的手臂上雕刻着图案时,血是深灰色的。
.
刚进门时,赤羽业表示自己对这个坐在铺上自残的少年有着极大的兴趣。虽然以他的好奇心来看,整所医院的病人都将成为自己的兴趣来源,但他决定先从自己的室友身上下手。
.
赤羽很自然地上前勾住了室友的脖子,橙发少年没有料到他的举动,握着刀柄的手一抖,手臂上精致的图案毁于一旦。
.
“你叫什么名字?”赤羽没有在意自己室友黑了的脸色,露出一个自以为和善的笑容。事实上,的确非常和善,如果忽略他兴趣盎然的眼神。
.
“浅野学秀。”少年似乎不想和他多费口舌,回答了以后再次低头,专心致志地研究怎么挽救这个割残了的图案。
.
“诶——”赤羽业有些失望,“好平淡的名字。”他无趣于浅野学秀的反应,倒在自己的铺上玩起了指甲。过了一会儿,他又起身看向浅野问“你精神哪里出问题了?”
.
“我没病”浅野抬起头,淡紫色的眸子中看不到任何情愫。
.
赤羽业听后大笑着出声露出了两颗虎牙。
.
“巧了,我也没有。”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