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日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交易关系

chapter.3
.
浅野学秀一直认为,他在自己24岁的人生中,只败给过一个人。他的亲生父亲——浅野学峯。
.
浅野从记事起便没见过他的母亲。有的只是那个男人无时不刻的英才教育。浅野学峯想要控制自己,让自己沦为替他办事的工具。
.
浅野学秀是这么认为的。事实上他的父亲也的确是这么想的。
.
对于浅野学峯的支配,他想要反抗。但尚且年幼的他尽管早早便开始练习武道,在男人面前他的力量还是显得那么渺小。他开始寻找东西发泄。
.
一开始是在湖里叫个不停的青蛙。浅野学秀很早就讨厌它们了。于是他把那几个可怜的小家伙们的双脚捆在一起,拿着手术刀考虑着要怎么处置它们。
.
6岁的他什么也不懂。不知道艺术的美感,也不知道生命的脆弱。
.
浅野拿着那把小巧的手术刀小心翼翼地剖开它白色的肚皮,青蛙躺在剁板上拼命瞪着双腿的滑稽的样子逗笑了他。
.
肚皮的韧劲超过了他的预想。渐渐感到无趣的浅野直接将尖锐的刀片插进了青蛙的身体里,然后将里面的器脏绞成一团。青蛙双腿一蹬,便不再动弹。
.
肠子和粘膜混成一团,黄色的粘稠液体与斑斓的绿色皮肤映衬着。还有被木制的剁板吸收变成黑色的血液。浅野看着自己的杰作,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不错的乐趣。
.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不再仅限于青蛙。任何会活动的生物他都喜欢玩弄。浅野享受这种支配感的同时,心里没有升起任何罪恶感。
.
但这种支配,需要付出代价。
.
可惜的是,他并不用对这个代价负责。
.
在浅野越发频繁地使用利器期间,他手上也不免多出了几道因为过于亢奋而误伤了自己的疤痕。看着不断从伤口中流出的猩红色液体,浅野学秀没有感觉到任何痛楚。
.
他生来便不能感受“痛”。
.
直到他从书上了解到有关“痛”的知识后,他才发现,自己属于“非正常人”那一类。但浅野对此没有感到任何异议,不如说这真是太棒了!他不用承受上帝给人类的‘惩罚’,他是天生的支配者!
.
浅野学秀生下来脑袋里就有一根反骨。
.
一直怀着一份优越感的他,在自己年近9岁被浅野学峯送进精神病院的时候,只觉得这个男人是不是疯了。
.
他被判定为反社会人格时,浅野学秀以为自己听到了一个笑话。那些医生强制地带走了他,将他关在了一间无人的病房里。
.
里面没有任何生物。他有点怀念那些口吐白沫的青蛙,不断摆动尾鳍的草鱼和被吊在正负电极之间的楚楚可怜的白兔。
.
无聊至极的浅野开始在自己身上下手,从不时过来检查自己身体的护士那儿“借”来了一把手术刀,在自己身体各处比划。感受不到任何疼痛的他第一次想知道“痛”是怎样一种感觉。
.
在他10岁的时候。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位室友。一个顶着一头嚣张的红发的少年。
.
不得不说,浅野对这个说话带刺的室友产生了兴趣,或者说——支配欲。
.
在他们互换了名字的那个晚上,浅野就划破了睡着了的赤羽业的手臂。在对方被疼痛刺激醒后,问道“疼痛是什么感觉?”.
.
赤羽业发誓他真的没有想揍浅野学秀。在考虑了对方没有痛觉的利弊关系以后,他决定随便敷衍了以后继续睡觉,于是说“就是同时吃了芥末和辣椒的感觉。”
.
浅野学秀木然“那是什么感觉?”
.
赤羽业无言以对,他忘了辣味属于痛觉的一种。接着他向着浅野学秀反问道“血是什么颜色?”。
.
“就是辣椒的颜色。”浅野回答。
.
病房的警报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同时也惊醒了医院中熟睡的护士们,她们赶忙跑到病房前猛地推开大门,只见两个初见一天的少年扭打在一起。
.
.
.
白色的烟雾从浅野学秀口中吐出,警服耐不住夜晚的寒风,吹得男人烦躁的心也渐渐冷静下来。他把手中的烟随手扔在地上踩灭,上衣口袋中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
浅野学秀觉得,他接下来的人生会败在一个叫赤羽业的小恶魔手上。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