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日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交易关系

交易关系

chapter.4
.
浅野接到了来自警局的紧急电话以后,马上赶到了荒木铁平说的案发现场——一间不怎么起眼的小酒吧。
.
浅野推开有些破旧的大门,木头发出“吱呀”一声尖锐的响声,荒木铁平闻声看去,见是自家局长,马上上前迎合,神色有些焦急“浅野局长,你去哪儿了?这里又发生了一起毒品暴力事件。”
.
“刚刚处理完一桩案子,凶犯嘴巴紧,费了我不少时间。”浅野学秀撒起谎来自己都怕。他不再理睬一旁的荒木,径自走到酒吧中心的吧台。
.
男人被酒瓶砸破了脑袋,像破旧的洋娃娃被丢弃在裂成两半的半圆形吧台中间,昂贵的白色粉末恶作剧般洒在男人的身上。
.
不用想就知道又是那个小恶魔做的。
.
荒木铁平走到浅野身边,开始抱怨“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四起因为毒品走私的死人案了,手法基本相同。现场留下的指纹也一致。开始我们认为只是单纯的恶性事件。现在看来对方是不是有目的地挑衅我们呢?”
.
他蹲下身,用手搓了搓男人身上的粉末,放到鼻子前闻了闻,“毕竟没有哪个毒贩会将自己的生活本钱随便撒在死人身上吧。”
.
不,你要相信赤羽业那家伙只是心情不好。浅野学秀心想。
.
“一切等尸检报告出来后再商讨。如果对方存在吸毒行为那么也正好替我们除了个杂碎。”浅野拍了拍荒木的肩膀抬起腿便走,“下次这种事件交给你处理,我相信你的能力。”
.
尽管像是在敷衍,但男人这套方法与毋庸置疑的语气使很多人非常受用。
.
正如赤羽业所说,一条人命而已,不至于让浅野学秀苦恼。不如说,他生来就鲜能感到苦恼。但令他暴躁的原因另有其他。
.
那个男人回来了。
.
自从他在自己十五岁那年和赤羽业一起逃出精神病院以后,两个人就分道扬镳,当浅野回到自己的家中时,发现除了被安排照顾自己的佣人和没有改变分毫的家具外,什么都没有。
.
那个男人。
浅野学峯消失得无声无息。
.
现在他回来了。浅野从佣人那里知道了消息。得知浅野学峯订了机票回国,是明天的飞机。
.
鬼知道他去了哪里。又在计划着什么。
他只知道,自己是时候会会这位久不曾见的父亲了。他要让浅野学峯知道,谁才是天生的支配者。
.
浅野回到警局,坐在办公桌上泡了杯速溶咖啡,看着桌上大大小小的文件不禁蹙起眉头。
.
今晚又是一个不眠夜。
.
赤羽业看着手机上正在报导着的新闻,心里风起云涌。里面张贴着一张模糊的图片,大言不惭地说要将他捉拿归案,还给出了提供情报的悬赏金额。
.
既然这么有信心能够把自己绳之以法就不要通缉他啊。赤羽业在心里默默嗤笑。
.
照片上是赤羽业正在跟人“商量”着价格。角度自上而下,只能看到他一头显眼的红发下面宽松的风衣,以及高挺的鼻梁。
.
但是,在他出入的红灯区中,没有哪个人会去注意这人是不是个毒贩。
.
那里没有人是张白纸。更没有人愿意对那几十万日元费尽周折。只要在赌场摇几下骰子,就有可能变成亿万富翁。他们坚信这一点。
.
除了
正在蠢蠢欲动的几个男人。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