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日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交易关系

交易关系

chapter.5
.
今天夜晚的歌舞伎町和往常一样热闹。在街上揽客的妓女,从赌场里抱着一堆钞票兴奋地跑出来大喊的男人,在某个街道角落围坐在一起吸着白粉的青年。
.
淫靡的叫卖声和钞票,闪烁着的灯光,被照到的每个人都是这场宴会的主人,街道充斥着人们内心黑暗的倒影。
.
赤羽业把双手插在口袋里,把玩着里面那袋玛咖。仅仅只有50克。但这足以卖个好价钱。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残留的调味剂。打算今天也好好坑对方一把。
.
路上的人群络绎不绝。赤羽业偶尔拿出几张钞票往向他围来的妓女圆润的乳沟里一塞,或是一拳把因为倾家荡产而失控的男人打晕。
.
赤羽不讨厌混乱的环境,但他更喜欢安静。在走过至少五个岔口后,他终于找到了这家不起眼的小酒吧。当然在他寻找的路上已经把这个婆妈的男人在心里问候了个遍。
.
不出所料地,十分钟以后赤羽业若无其事地走出酒吧,里面是奄奄一息的男人正在苟延残喘。
.
没有人知道这个人到底是来打架的还是做生意的。
.
赤羽业看了看手表,时间还早的很。他出了小巷一拐随便进了赌场,打算再浪一浪。
.
这家赌场的主人品味一定很不错。赤羽业看着墙上满是色情图片的壁画,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咂了咂嘴转身就要走。
.
一只长满厚茧的手挡在了他面前。几个中年男人顺势从左右围了过来。赤羽知道他们是这个赌场的输家。他们不知道自己只穿着裤衩的样子有多好笑。
.
满头发胶的男人凑上前,对着赤羽露出了一口金牙“小兄弟,有钱吗,愿不愿意借我们花花?”“妈的,这小子一看就有。”说话的是一个肥得流油的大叔。
.
“如果你肯帮帮我们,这个人情我们会记下的。”
.
“嗯——”赤羽像是在思考,然后扯着嘴角一笑“好啊~”在男人们露出欣喜的表情时,狠狠踹了挡在他面前的男人一脚。
.
面前的人始料不及,一头磕在门槛上倒下,地板马上见了红。“前提是拿你们的命来换。”青年吐了吐舌头,激得男人们纷纷向他挥着拳头扑来。在最后一个站着的人倒下的时候,赤羽扭了扭泛酸的手腕,推开门走了出去。
.
躺在地上的男人吐出一个沾满血的泛黄的牙齿,不甘地看着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那头红发。
.
.
“所以接下来该怎么办?”声音粗犷的男人踢了踢双手被反绑在椅子后面,正被胶布封住嘴的青年。对坐在沙发上的头儿问道。
.
“赤羽业,对吧。”那人笑了笑,“我真没想到前几天揍了我们一顿的小兔崽子是个身价几百万日元的毒枭。”
.
那人用眼神示意一人上前撕下赤羽业嘴上的胶布,他有些不屑地开口“你们是谁来着?”
.
“友好地向你借钱却被你在赌场揍了一顿的几个穷光蛋。”一个男人俯下身搭着他的肩膀说笑,“不过把你上交国家以后,我们就能摆脱这狗屎一样的处境了。”
.
“不好意思啊,我揍过的人太多了,让我想想你们是谁?”赤羽装作苦恼的样子沉默了良久,然后露出了虎牙“哈哈哈~抱歉,想不起来呢。”
.
说真的,这几个穷途末路的男人没有想到会有这种“好事”。他们先是在恶趣味的赌场里输了个精光,然后又被狠狠揍了一顿。而当天晚上,就在高楼前的屏幕上看到了对熟悉的红发青年的通缉。
.
于是抱着尝试的心态找了他好几天,然后绑架了赤羽业的他们,居然成功了。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他们此刻对这句话深信不疑,并且觉得自己的春天就快来了。
.
被绑在椅子上的赤羽业摸索着浅野现在应该收到了那条短信。
.
他为自己新的恶作剧兴奋不已。
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对浅野学秀最近的态度不爽而已。
.
如果半小时以后他还没来就自己回去,赤羽业心想。
.
正对着文件奋笔疾书的浅野学秀看着亮起的手机屏幕,揉了揉紧蹙的眉心。
.
他收到了前几个小时刚跟自己欢爱过的人发来的短信。
.
『学秀,救我.』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