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日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交易关系

交易关系

chapter.9
.
赤羽业看着躺在床上活像个木乃伊的浅野学秀,好像感受到了从出生以来第一次产生的,貌似可以称之为“歉意”的东西。
.
尽管双方都是自愿的。
.
浅野自那以后,便被强制安排在体检室里休息。那里有更大的病床。不像他们住的类似于宿舍的房间,就像个真正的“医院”一样。在这里接受护士小姐们悉心的照料,小伤全部愈合也就是几个月的事。
.
前提是浅野学秀愿意乖乖呆在床上的话。
.
起初他不觉得这些柔弱的护士能帮到他什么,经常拿着床头的两把拐杖到处乱逛。直到后来,他床头的拐杖不见了。
.
在浅野质问护士时,护士露出的惊讶表情告诉他这个人貌似没有在撒谎。
.
赤羽业难得安静地呆一会。他现在正坐在床头边的椅子上,盯着正在看书的浅野学秀。
.
“是我拿的。”
.
浅野学秀不解地抬头,看着说话的人儿。
.
“我说,拐杖是我拿的。”赤羽业挑起和平常一样挑衅的微笑。但是浅野看到了他蹙起的眉头。
.
“为什么。”浅野问。
.
赤羽收起强扯出来的微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许久,垂眸冷道“再这样下去……”
.
“你会死。”
.
在浅野学秀被捆成木乃伊从体检室送出来时。护士看着一脸五味杂陈的赤羽业,好像知道了伤口日益增多的原因。
.
她告诉赤羽业。尽管对方是个无痛症患者,但正因为这样,才会忽略自身状况的好坏。浅野学秀现在严重贫血。如果当血不足以供给身体的需求量时,就有可能死亡。
.
浅野学秀对赤羽业态度的突然转换感到不适应。
“拐杖在哪。”
.
“我们的病房里。”
.
闻言,病床上的少年随即作要起身下床之势。却被赤羽挡住,“你打算用这个打着石膏的脚走两楼?”
.
“不行吗?我想要自——”
.
“敢下来我就杀了你。”浅野学秀皱着眉看着这个打断自己话的红发少年。赤羽业双手撑在床上,他的表情有些狰狞,鎏金的眸子像是要溢出光来。
.
微风不适时宜的吹起,撩起少年赤色的发丝。有几根抚过浅野的脸颊,弄得他心头直痒。
那年他们13岁。
.
浅野学秀看着赤羽业认真的神情良久。拿起枕边的书靠在床头继续看了起来。
.
赤羽业直起弯着的腰。拿着柜子上的花瓶走了出去。
.
“我去换水。”
.
并不是被对方的执着打败而放弃了。也不是被少年那一瞬间涌出的杀气震撼了。靠在床头翻着书页的浅野学秀只觉得,这样也不错。
.
赤羽业自那天以后又恢复了以往一举一动都令人火大的性格。在那之前以为赤羽业性情大变的浅野学秀在感叹自己太天真的同时,也知道了赤羽业已经放下了过去的一架之仇。
.
虽然代价是自己躺在病床上整整八个月。
.
时间在悄然而逝,过着流水账一样生活的赤羽业再一次在浅野学秀的病床前身边发呆了。看着眼神再次放空的赤羽业,浅野学秀叹了口气,放下手中快要翻完全书问道“怎么了?”
.
“想着等你好了之后要怎么折磨你。”眼前的人回过神来,调笑一句,知道自己糊弄不过去后摆了摆手,“好吧好吧,我在想,之前你问我的问题。”
.
“然后呢?”
.
“然后我发现,我他妈只能想到那个回答。”
.
“意料之中,”浅野学秀看着少年一脸的不快,轻笑出声“但我想我对你之前的问题,有了新的答案。”
.
“血是赤色的。”
“就像你头发的颜色。”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