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日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交易关系

交易关系

chapter.10
.
早晨的光束透过宾馆的玻璃洒在青年红色的发丝上。赤羽业被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吵醒,睁开了仍是迷迷糊糊的眼睛。赤羽业撑起身子,脑袋传来的一阵剧痛让他瞬间清醒了不少。
.
抬起手揉了揉抽搐的太阳穴。脖子上的吻痕,大腿内侧的淤青和腰部的酸痛,无一不提醒着他昨天纵欲过度的事实。
.
赤羽业不讨厌做☁︎爱,但他受不了欢☁︎爱后给身体带来的负担。不过残酷的现实告诉他,只有在做床上运动的时候,那个人才会一心一意注意着自己。
.
他拿起床头的手机,打开最新的消息。
.
『有新的生意。』
.
发送这条短信的是潮田渚。赤羽业信任的一个绑着蓝色双马尾的情报贩子,自己百分之九十的毒品交易基本上都是通过他的消息进行。
.
希望这次不是什么麻烦的人。赤羽业心想。
.
如果是,他就把那人揍趴。
.
这时,手机的提示音再次响起。
.
『3点A区咖啡厅.』
.
.
呆在办公室的浅野学秀对着面前堆积的文件无从下笔。看得出他的心思全然不在这些让人头痛的文字上。
.
他在琢磨着如何对付即将降落到机场的浅野学峯。他并不打算去机场“迎接”自己的父亲。毕竟一开始就是从佣人那里打听到的消息。尽管是那个男人的刻意而为——他们之前的相处模式一直是这样,永远不把话挑明。
.
据说是十点的票。浅野看了看手表。在下班前的一秒站起来抬腿就走。
“嘿,局长。中午不在这儿吃吗?”荒木铁平看着浅野毫不理睬他而离去的背影感到郁闷。他知道那人桌上的文件又要变成自己的工作了。
.
在家门口停下车后,浅野学秀加快了前进的脚步。推开大门,空无一人。他绕到书房,里面只有一杯凉了的咖啡。
.
好吧。
.
最坏的预想。
.
佣人正在厨房准备午餐。他对浅野学峯的去向并不了解。只知道男人回来后在书房呆过一阵。
.
你在逃避吗?浅野学秀心想。
.
下午三点。赤羽业准时迈进咖啡厅。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人要把地点定在环境优美且这么富有情趣的地方。正值下午茶时间,也是人们精力最充沛的时候。大街上人头攒动。他刚踏进大门,就听见了钢琴的弹奏声。
.
他往那看去,三角钢琴上葱白的指尖流过,像滑过清泉,琴音清澈,那人神情陶醉,穿着一身名贵的西服。
.
惚地,钢琴声戛然而止,男人看着站在门口的赤羽业招了招手,回到了原本的座位。
.
赤羽业向他走去,坐到了男人对面。
.
品性优雅的吸毒犯?呵,别逗他了。
.
赤羽业摸了摸掩盖在大衣下被皮带绑着的枪。一言不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这次的交易好像比以往来得更麻烦。
.
男人留着一头精炼的橙色中分。衬衫纽扣被严谨地扣完最后一颗,领带整齐地躺在西服里。他暗紫色的眸子好像能看穿一切,里面翻涌着黑色的漩涡。
.
“你好,赤羽业先生。”他开口道,“浅野学峯,请多指教。 ”男人无视对方惊讶的神情,伸出了骨骼分明的手。
.
“....请多指教。”良久,赤羽业握上对方长满老茧的手。
.
握枪多年。他得到这个结论。男人的名字和他的橙发紫眸告诉赤羽业,浅野学峯和他的警长大人有关。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