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日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交易关系

交易关系

chapter.13
.
赤羽业躲避着穷追不舍的枪击终于到了后门,却突然感觉腹下一痛。才发现自己单薄的白色衬衫上已经晕染上一大片深灰,他知道那些汩汩向外挣脱的是自己的血液。手上和腿上更是在躲闪中撞击出的块块淤青。他觉得自己的左腿似乎有点轻微骨折。
.
“啧。”不快地咂了咂嘴,便快速跨出了后门。他知道现在的情况不容许他停留半分。赤羽业把门从外面关上后,早在外面等候的神崎看到赤羽业肚子上的一片血色大惊失色。
.
“业君,你受伤了。”神崎担忧地看着他的伤口,清秀的眉毛皱着一团,想要伸手触碰。
.
“一点小伤,没关系。”赤羽业挪开身子,转身要走“今天,谢谢你啊。”温暖的手掌摸上了少女的头,顿时她的脸上浮起一片彩云。
.
神崎注目着赤羽离开的背影,眼睛有点湿濡,不自觉唤出了声。
.
“业君。”
.
“嗯?怎么了?”少年的红发在沉落的夕阳下泛着金光,柔和得像是要融化一切。赤羽回过头,回应他的是一团随风散去的紫色毒气。
.
“你.....”赤羽业诧异地看着皱眉浅笑着的神崎与她手中紧握的气体罐,张开口却只吐出了一个音节,沉沉地昏睡过去。
.
少女许久才做出动作。
.
“抱歉了,业君。”神崎抬起他的手臂,支撑着赤羽的身体打开后门准备进去,她垂下眼,细长浓密的睫毛被落日在眼下打下一层阴影,“我也是一名警察呢。”
.
神崎看向被扶在自己肩上的赤羽苍白的脸颊。娃娃脸早已褪去了当年国中的稚嫩变得棱角分明。少年即使在昏迷后都紧蹙着眉心。
.
她抬起纤细而骨节分明的手揉散了赤羽眉宇间的戾气。时隔几年的相见的确令人感慨。神崎不再胡思乱想,准备朝浅野学峯那走去。
.
“啊....这样吗。”她瞪大了眼睛惊讶于萦绕在耳边的少年低沉的声线。然后伴着颈后的一阵剧痛,在黑暗了的视线中倒地不起。
.
“不好意思,老同学。”他面无表情地说。
.
赤羽业凝视着倒地不起的神崎,腹中再次传来的绞痛提醒着他赶快离开。他蹲下身从对方身上搜出了咖啡厅钥匙,从外面锁住了后门。
.
血还是止不住。
.
赤羽业检查了一下伤口。还好,子弹陷得不是很深。尾部几乎快要浮在表面。他咬住自己的一只手臂,把手指掐了进去。取出子弹时,手臂已经有了个血淋淋的牙印。
.
赤羽业撕下一块衬衫布料将伤口紧紧绑住。剧烈的疼痛啃噬着他的神经,让赤羽从咬紧的牙关里哼出声来。身体的疲劳感在慵懒的橙黄色夕阳下格外地具有存在感,叫嚣着向主人表达自己的不满。
.
尽管料到了神崎的身份,对方的攻击却还是令人防不胜防。及时屏住了呼吸还是吸进了些许。
.
赤羽业扶着墙,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快撑不住了。于是加快了脚步,尽量走到小巷深处没有人烟的地方。终于眼皮彻底合上,倒在了巷口。
.
他知道的,那个人每天回家必经的偏僻小路。
.
.
天空中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先是几滴调皮的水珠试探似的落在探出嫩芽的树丫或是路上行人的肩头。等有人反应过来时,周围已经泛起一片雨雾朦胧。人们匆忙的脚步溅起地上的涟漪绽放出一朵朵水花。
.
潮湿阴暗的环境总是令人心情不悦。难得打着伞从警局步行回家的浅野学秀的脸色跟目前的天气大同小异。中午赶回家中的他没有看到浅野学峯的身影,只能摸着还温热着的咖啡杯判断男人刚离开不久。
.
可恶。
.
在对方随意态度的衬托下,自己对着文件如坐针毡地思考对策的行为简直就像一个可笑的小丑。
.
果然还是对十几年前的陈年旧事放不下吗。他想。
.
浅野学峯当初一个动动手指签张纸的动作,改变了浅野学秀接下来的整个人生。
.
如果他没有被送到精神病院,那么当初身为小屁孩的自己恐怕只是虐待一下小生命,犯一犯中二然后例行忽略对方洗脑式的教育,成为社会的良好公民,一个优秀的支配者,娶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平淡地过完一生。
.
真是感谢当年自己的亲生父亲没有一丝踌躇地将自己推入那扇大门。
.
因为长大后的浅野学秀发现,自己的野心远不在于当浅野学峯手中的提线木偶,向他摇尾乞怜。没错,自己应该是凌驾于所有生物上的精英。
.
浅野学秀收回飘远了的思绪,继续专注地迈开步履,他永远不会避开脚下的水洼,即使那会脏了自己昂贵的皮鞋鞋面。
.
雨水洗刷着地面流入自己的归宿——下水道。浅野学秀看到那清澈透明的流水中夹杂了一些赤色,像是一条条红线构成的水柱。
.
油漆?
.
浅野学秀疑惑地抬头,却看到不远处靠在石壁上的人一头张扬的红发,此时它们已经被打湿,顺服地贴在主人精致的脸上。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