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日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交易关系

交易关系

chapter.14
.
浅野学秀看着那人身上被割扯或撕烂成褴褛的白色衬衫和身上被雨水洗刷着的血红色伤口,心下有了个不好的预感。
.
不,不会的。
.
他快步走上前想要一探究竟。心脏因为一种不可名状的东西剧烈跳动起来。
.
是他吗?
.
浅野学秀在心里暗自否认。却被步步逼近的事实打碎了幻想的镜片。
.
雨水从赤色的发丝上滴落,参杂着红丝通过赤羽业的手滑下流往地面。那个以往看起来高傲得不可一世的人儿,此刻就像一个断了线的木偶。垂头狼狈地坐落在角落。连同那刚硬的脸部线条都变得模糊不清。
.
这是赤羽业?
.
浅野学秀瞪大了那双好像始终都波澜不惊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浅野不能接受唯一能与自己抗衡的宿敌,同时身为自己情/人的赤羽业现在一副丧家之犬的样子。他想要叫醒对方,甚至想要马上摇醒这个昏迷——或者已经死亡了的少年大声斥责质问。但浅野张了张嘴,却发现干涩的喉咙里说不出一个字,哪怕是对方的名字。
.
.....是谁?
.
谁有这个能力!!
.
最终他稳了稳自己颤抖的手,大脑里仅存的一些理智控制他上前抓住了赤羽业的手腕。
.
好冷。
.
衬衫几近透明地紧贴在胸口,昏睡的人似乎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浅野学秀把手探向那人的鼻下,抑制不住地颤抖。温暖湿濡的空气撒在他的手上。
.
还有鼻息。
.
.
.
清晨的鸟叫声吵醒了一向浅眠的赤羽业。他睁开了疲倦的眸子,被单传来的温暖的触感和周围陌生的环境告诉他,自己那时做了个正确的选择。
.
赤羽业想要起身检查伤口,却和刚打开门的浅野的视线撞了个正着。他神色复杂,纠结地看着门口的人儿一会最终还是轻佻地一笑。
.
“哟,浅野警长。”
.
在走投无路下选择赌一把男人步行回家的概率的是赤羽业。在被对方看到自己折戟沉沙的样子后懊悔的也是赤羽业。
.
“你醒了?”浅野学秀平静地往他那瞧了一眼,反身关上门,“伤口的话,我已经帮你消毒包扎好了。顺便换了下衣服。”
.
他端着碗粥,走到床头轻轻放下,然后拉开书桌旁的椅子坐下,自顾自拿了本书翻起来。
.
预想中的质问没有如期而至。赤羽业看着浅野立体的侧颜,他现在似乎很专注于书上的文字。
.
赤羽拿起那碗粥,白粥上面飘着的几根可怜的青菜顿时让他感到索然无味。这绝对是浅野学秀亲自做的!
.
“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家有佣人的吧?”赤羽业舀了口粥就往嘴里塞,随后惊呼“好烫!”
.
“昨天从警局回来以后就不见了。”浅野转过头看见他嫌弃地将粥放回原处,危险地眯起眼睛“你有什么意见吗?”
.
“完——全没有!”虚伪到让人想吐,“我想我可以等它凉一点再吃。”
.
没错,浅野学秀是个几乎接近完美的人。各项都能做得出类拔萃,智商也高人一等,大有“众鸟高飞尽,孤云独自闲.”之势俯视群山的他,俗称别人家的孩子——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厨艺。庆幸的是,也没有人要跟他比这个。
.
如果警局里有人要跟他用厨艺一决高下,想用自己下了媚/药似的,令人细嚼一口就能面红耳赤的高超厨技将浅野学秀踩在脚下,光荣登上警长的高座。那么很好,你被开除了。
.
“不知道警长大人什么时候能去提升一下自己可怜的厨技?”小时候便只能靠自己一人自食其力,从而烧得一手好菜的赤羽业第十一次以此挖苦浅野学秀。
.
“这跟你十年前做的一模一样。以及我希望你能注意一下温度。即使自己感觉不到那种程度的刺痛※①,好歹考虑一下我一个拥有正常感觉自律神经※②的人的感受啊~”
.
至始至终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书页的浅野学秀,好像再也受不了后面的人没有休止的碎碎念。拍案而起,转身就抓住赤羽业的手臂像是要把他整人从床上拉起,“你给我出去。”但紧随其后,浅野怪异地皱了皱眉。
.
这人白皙的皮肤红成一片,烫得不像话。
.
“诶~恼羞成怒了?浅野警长,我再怎么样也算个伤——”逞强着想要继续火上浇油的赤羽业,被对方突然抵上的额头惊得愣住,反应过来后立马推开他,瞪着那人“你做什么?!”
.
“果然。”浅野学秀感到自己额头上的灼热随着赤羽业的推离渐渐冷却,“你发烧了。”
.
.
※①:当温度高于某个程度时,给予人们的便不是普通的关于“热”的触感,而是一种夹杂着“痛”的发麻的感觉。这是能感觉到冷热的浅野感觉不到的。
.
※②: “无痛症”(insensitivity;insensitivity to pain in;analgesia),实际上名为“先天性无痛症”,是一种遗传性感觉自律神经障碍。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