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日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交易关系

交易关系

chapter.15
.
“所以呢?”赤羽业听完拉大了嘴角的弧度,“打算照顾我吗?浅野。”
.
被问话的那人看着他皱眉,还不等对方开口,赤羽业就躺回被窝里作罢,“嘛算了,作为身体机能正常运作的人,总是有能力自我修复的。”他这么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害怕那人做出令自己失望的反应。
.
“你能这么想是最好的。”然后他就听到了浅野渐渐远离的脚步声。
.
看吧,感情白痴。
.
赤羽认命似的闭上眼睛,打算好好再补上一觉。你说好像遗忘了什么?不,他当然没有想再去碰那碗穷酸得没有任何味道的白粥。
.
但不一会儿,当赤羽业在离寻找周公的路上越来越近时,一只手无情地抓住他的后领将他提了起来,打破了他的梦乡。
.
搞什么啊....他迷糊地睁眼,只见浅野学秀拿着药罐子和水杯,把醒了的他再度扔回床上。
.
“但在你迟钝的新陈代谢彻底把病毒排走之前,”浅野把水杯递到赤羽业手中,摇了摇罐子抖出几粒胶囊放在手心上伸到他面前,接着说“先把这些退烧药吞了。”
.
赤羽业握着手中的玻璃杯,拇指肚摩挲着透明的杯壁上雕刻的精致图案。
.
温的。
.
他干瞪着眼惊讶于对方的动作,知道这是对方变扭的关心后得意地一笑。赤羽业闭眼凑上前去,没有拿水杯的手像是有意地捋了捋耳边的碎发,用小巧的红色舌尖卷去浅野手心上的几粒胶囊,拿着手中的水仰头灌了下去。
.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天知道他的动作有多色/情!
.
但此刻浅野学秀坐在床头边,看着安分地睡在床上的赤羽业,脑子里难得地没有想着关于他少儿不宜的内容。或许是因为药效的原因,这个人比以往睡得还要深。
.
赤羽业睡着时安静得不可思议。只有在周围静的不像话时,才能细微地听到他微弱的鼾声。恐怕只有这时,这只时刻处于炸毛状态的警惕的波斯猫才会真正放下一切伪装。
.
嗯?为什么是波斯猫。
.
当然了。讨人喜爱的面庞,长而华丽的背毛,优雅高贵的举止,灵敏的反应以及琥珀般的瞳色。噢——还有一到晚间便寻找配偶祈求交配的本性……
.
stop!!
.
浅野学秀停止了自己“危险”的思维。尽量不去回忆起那人面带潮红的脸颊,以及如猫爪挠过手心般令人难耐的甜腻沙哑的声线。
.
但果然还是有些不同。浅野学秀看着床上的赤羽业哼了哼声,翻身像是寻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后再次陷入寂静。
.
他不和波斯猫一样少动好静,也不如波斯猫善解人意。他的声音更不纤细,而是具有青年独特的硬朗。最重要的是,赤羽业有一双利爪——它们能轻拂过你的心头,也能抓破你的动脉。
.
危险,却诱惑着人踏入那片禁区。
.
这就像在酒吧一个妩媚妖治的女人不顾你的意愿,把你挑逗得浑身着火时,不带丝毫犹豫地快步离开,抛下一句“自己解决”一样。
.
说起来,现在的情况就像之前那样.....
.
.
一年前.东京夜晚.
.
“能告诉我你的犯罪动机吗?我知道你是个乖孩子。”浅野学秀面带微笑,询问着对面被五花大绑起来的罪犯。
.
天空像是被泼了一层墨水,黑得没有一点杂质。星星与月亮被隐埋在深色的乌云中。玻璃上是因为温差凝结而成的点点水珠。
.
四面空旷的审讯室里一片黑暗,只有被捆在椅子上惊慌失措的犯人,以及距离他三米远的,坐在办公桌前的浅野学秀以及站在一旁记录审讯过程的小山夏彦。
.
灯光被打开,刺眼的强光从办公桌那直直射在犯人身上,在后墙落下一个巨大的圆形光圈。与桌上的精巧的台灯形成反差。
.
浅野学秀看着冒着冷汗的罪犯滑稽的脸。此刻的他就像是从地狱深处漫步而来的阿修罗,没有人能够在他面前隐藏自己的那点歪脑筋。
.
今天也是一如既往无趣而没有悬念的审问。
.
在三年前,也就是20岁的他刚刚进入警局后不到一年的时间,便坐到了警长的宝座上。他的确是个天才,天生的制裁者与支配者。没有一个人提出抗议,毕竟白纸黑字上审讯与追捕凶犯的百分百成功率可不是开玩笑写上的。
.
又下雨了。
.
下班后站在警局门口,看着外面大雨倾盆的浅野学秀这么想到。他撑开伞,步行回家。
.
浅野学秀一向不喜欢在下雨天开车。不断扫去车窗上水流的雨刷总能令他感到心烦意乱。
.
穿过撑着伞各自奔流的冷漠的人群,穿过在雨中交叠着的迷乱的光影,穿过高大楼房上竖立着的巨大荧屏。浅野学秀独自走在回家的一条小巷里。
.
突然,他像是踢到了什么东西,浅野眯起视线一看,好像是人类的腿。
.
那条腿的主人像是不满于自己被打扰。一手堵着还在流血的伤口,一手支撑起身子打算给这个不速之客一个教训。
.
浅野学秀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了站起来的他像是在夜中发光的鎏金的双瞳,以及一头嚣张的红发。
.
那个看起来危险的少年看清来者何人后呆愣了一会,随后带着不确定的语气开口。
.
“浅野...学秀?”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