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日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交易关系

交易关系

chapter.16
.
“哈哈,真没想到能遇到以前的老室友~?”赤羽业脱下身上粘稠得一塌糊涂的衬衣,从说话的尾音就能听出他此时愉快的心情,“lucky!”
.
“我也吓了一跳。”浅野学秀面无表情地说出并没有什么说服力的话,随口附和着对方说话的方式,“surprised.”
.
他从衣柜里翻出一件压箱底的t恤扔给赤羽业,“还有,你肚子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
“嗯——”赤羽业看着手上接过来的t恤朝浅野挥了挥,“我不喜欢浅色,给我换件深色系的。”
.
“在那之前,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他指了指赤羽业的肚子。
.
“这个啊....”少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是自己已经被包扎好了的伤口,“不小心被人暗算了啦。你知道的,现在的地痞流氓猖獗得很,啊啊....也不知道那些警察是干什么吃的。”
.
“......”浅野学秀竟无言以对。
.
赤羽业没有注意对方脸上挂着的黑线,瞄了眼满是正装的衣柜,撇撇嘴自觉地把手上难得的纯色t恤套进了上身,作势要解皮带。
.
“你干什么?”浅野皱眉看着对方手上的动作。真把这当自己家了?
.
赤羽业一脸好笑地望着他,露出自己得意的小虎牙调笑道,“你没发现我裤子也湿了吗?浅.野.君.”
.
刻意把语气加重在后三个字上,听了这么多年名字的浅野学秀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姓氏听起来这么肉麻。
.
这个人以前有这么没羞没躁的吗?
.
“不管你裤子湿没湿,赤羽,给我去浴室里换。”浅野学秀拿起裤子塞进那人怀里就把他往浴室里推,“另外,我没有义务收留你,确认伤口没有感染后立马给我滚。”暴力地关上门。
.
里面传来赤羽业不满的挑衅,浅野学秀揉了揉眉心,不去理他。
.
时隔几年日异月殊的再见似乎也没有那么感慨万千。但当年两人手上共同沾过的血,却是怎么也洗不干净了。
.
这时,手机收到了一条来自荒木铁平发来的短信。他从进入警局的时间来看,算是浅野学秀的前辈,警局中的“五英杰”之一。
.
没错,一个充满正义感的同时又中二爆棚的称号。浅野学秀也是被冠以这称号的五人的其中之一。他曾试过将这个羞耻的称号废除。但他越深究越发现,那似乎是从建局以来就一直不变的荣誉,只有业绩前五的英雄们才能配的上它——以上来自情报科的女警察们口中谣传的八卦。
.
那似乎便成了他们只要呆在局里一刻,便逃脱不了的噩梦.....
.
扯远了——让我们把话题回到浅野学秀收到的短信上。他感受到来自上衣口袋的震动,打开了手机界面。
.
『上头指示要展开长达一年的诱捕毒枭计划。作为头号目标的是目前已逃脱警方追捕4年的东京最大毒枭!』
.
.....什么鬼。
.
浅野学秀淡然地关上手机屏幕。长达一年?在这种无意义的事上?他始终认为吸毒的人是自取灭亡,贩卖毒/品的人只不过是从中谋取利益的一个媒介。不从毒/品源头掐断,根本就是无用之劳。
.
有这一年时间还不如多打击打击地痞流氓....浅野学秀心想。
.
这么一个晃神的时间,赤羽业已经换好了裤子从浴室出来。两个人身高一样,衣裤都是基本合身。他看着阳台上四十五度角望天的浅野学秀,开口就要调侃,却被对方打断。
.
“赤羽你,”浅野侧过脸盯着他,“现在是做什么的?”
.
他记得以前对方说过,想要做国家的官员。看刚才那架势,莫不是遭到了什么不法分子的偷袭?
.
“诶——”赤羽业似乎料到了浅野会这么问的可能,并且没有告诉他的打算,把眼神撇向别处耸了耸肩“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呢?”
.
“没什么,看你无家可归的样子。”浅野学秀看赤羽业没有透露的心思,走回房间,开始下逐客令“既然没事了,那就回去吧。”“浅野你呢?”赤羽业接过话茬,直视着他的眼睛,“你现在在做什么?”。
.
他看了看赤羽罕见的认真的神情,过了一会儿,不在意地开口,却惊得赤羽业一个激灵。
.
“东京都※①警长。”
.
浅野学秀看着赤羽业奇怪的反应云里雾里。只见他正努力抑制住自己笑得打颤的肩膀,“好巧!我正在找你呢,浅.野.警.长。”赤羽业眯起自己泛着狡黠的眸子。
.
自己的运气一向不差。
.
此刻赤羽业坚信着这一点。
.
.
.
※①:日本首都,世界最大都市。(都):一级行政区。
.
【高亮】文中“警长”一职设定为一局之首,最大的权限。一都警长就是这片警务区里的最高职位。设整个东京都分3个区。A区,B区以及C区。A区是繁华的商市。B区是平民区。C区是不法分子集中区。浅野的警局位于A区中心,C区是赤羽业的主要活动范围区。(非三次中设定,勿深究.)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