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日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交易关系

交易关系

chapter.17
.
“找我?”
.
短短两个字的疑问,却让浅野学秀在脑子里考虑了千万个答案。难道真的如他所想,赤羽业是国家官员?——但若是真的为了某个政事找上门来,也不可能在这时才反应过来。排除了解自己身份的人外,这时会找上自己的.....
.
那条短信。
.
浅野学秀像是想到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抬起下颚看向眼前充满笑意的人儿。
.
赤羽业知道对方心里已经有了个答案,也不急着说破。动起身子向那人凑去——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伸出自己白皙的手臂勾上了浅野的脖子。赤羽业的手不安分地从上面解开浅野学秀领口的扣子,抚上那人精致的下颚线与薄而柔软的唇。
.
“来做个交易怎么样?浅野警长。”赤羽业笑着说。
.
.
九个月了。
.
和赤羽业持续这个肮脏的交易关系的第九个月。距离长达一年的诱捕毒枭计划还剩下三个月。浅野学秀一直认为,这一切始终都在自己把握之中——直到他感到有什么情愫仿佛激昂奔腾的洪流般像是要冲破那道名为“爱情”的防线。但他是谁?东京都的一警之长,无数人憧憬欢呼的偶像。
.
浅野学秀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
绝对不会。
.
他看着床上睡得似乎没有丝毫防备的赤羽业,起身把粥端了出去,再轻轻关上了门。
.
当门缝中透过的最后一缕光线被遮住。赤羽业悄然睁开了自己仍是困乏着的双眼——他刚醒不久。意识清醒过后却感受到了对方气息的存在,于是赤羽业选择了假睡直到那人离开,避免睁开眼后两个人对视的尴尬。
.
真他妈怂蛋。
.
赤羽业觉得这一点也不像他。
.
赤羽业起身打消了余下的睡意,刚想下床,却发现左腿抽搐得厉害,像花针刺入骨髓却拔不出来。他这才记起,自己的左腿轻微骨折了。无奈地将背靠回床板上,安分地躺在衬衫口袋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
他拿出来打算看看是谁这么“挂念”自己,却盯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几个大字久久没有动作。
.
『潮田渚』
.
小渚?赤羽业疑惑地重新对了对眼睛的焦距,依旧是来自潮田渚的电话。他没记错的话,对方是被浅野学峯“请”去警局了。当时忽悠自己去咖啡厅的也是利用潮田渚的手机设下的圈套。
.
这么说,打过来的是.....
.
赤羽业警惕地接起手机,一言不发地等待对方说话。而那头传来的少年清爽温和的声音让他更加疑惑了。
.
“业君?”潮田渚试探性地问了一声。
.
“是我。”赤羽业回答,“小渚,你现在在哪?”
.
他听见电话那头的蓝发少年松了口气,说道“太好了,你没事啊。”什么?这不应该是他的台词吗。赤羽业蹙眉,正要把心里的疑惑问出口,潮田渚却继续说了下去。
.
“嗯——是这样的。我想之前大致的情况业君你已经了解了。我现在正在自己的情报屋里。”紧接着,少年的语气中沾染上了一份不可思议和焦急,“军士长没有怎么难为我就大方地把我放出来了,于是我猜想,是不是他的计划得逞了,就来询问一下你的情况。”
.
随后潮田渚恢复了以往平静清澈的声线,语气中似乎有些无奈于自己多余的担心,“不过也不太可能吧,毕竟军士长他——”
.
“你口中的军士长,是指浅野学峯吗。”赤羽业打断了他的话问道。
.
“是的。浅野学峯,一级军士长※①,前不久刚从国外回来,但据说只是受到委托,来调教一下警局里的新人。”潮田渚用严肃的声线叙述完这段情报以后,尾音再次上扬,“业君不知道吗?”
.
“拜托,人家是来把我缉拿归案的,不是来自报家门的。”他一如既往地用玩笑收场,额头上却冒出了几滴冷汗——怪不得那天全是些嫩芽菜。
.
赤羽业一开始以为浅野学峯只是个警察,不曾想到对方竟会是个一级军士长。尽管带上的手下是一群手中的利刃还未打磨完全的新人,却足以把他逼到这个地步——不仅如此,还利用了作为自己国中同学的神崎有希子来使自己放松警惕。
.
只可惜他找错人了,赤羽业心想。如果浅野学峯找的是现在作为潮田渚助手的演技派茅野枫,估计他现在已经穿着囚服蹲在监狱里啃馒头了。
.
这个男人,果然不好对付。
.
但是,说是调教,结局却是有人丧命了吧。想到这里,赤羽业恍然大悟后不禁笑出了声——原来如此,这就是浅野学峯的“教育”方式。
.
让存活下来的人看着同伴给予自己的血淋淋的教训,从而激起那些懒散的新人们向上攀爬磨炼的动力。抛下那些跟不上步伐的人,能踩着他们尸体而上的,便会被培养成优秀的精英。
.
怪不得选了自己作为目标。恐怕是料准了自己不会轻易屈服。赤羽业发觉自己在整场闹剧中只是个被利用的道具,那个男人的目的根本不是把自己绳之以法,而是为了带几个人去送死。
.
没错,不论是谁都可以。
.
简直无情得令人恶心。搞什么?他以为他是达尔文※②吗?赤羽业的胃里一阵泛酸,心里为自己被当做道具而不爽。
.
潮田渚听见赤羽业的笑声,有些不解,“业君,怎么了?”。
.
“不,没什么。”赤羽业的语气变得轻快起来,“只是发现了些有趣的事情。那么,就这样,回聊小渚。”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