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日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交易关系

chapter.18
.
浅野学秀端着那碗已经微微泛凉的稀粥和水杯走出卧室,顺手带上了门。
.
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小心地顾虑到赤羽业的感受?他默默腹诽.
.
不可置否,浅野学秀在那人抱怨粥的高温后,莫名其妙地在要兑着药喝的沸水中细心地加了些许冷水——连他自己都对这个行为感到诧异。
.
离自己布下几个月的计划实现仅剩三个月。
.
浅野学秀不禁紧握住手中的玻璃杯,额头上冒出几滴冷汗。
.
这个时候绝不能出现差错。
.
他呼了口热气,调整了自己略微失态的动作,将步伐调整回平常那样,把余下是粥毫不留情地倒掉后,装了杯温水便往卧室走去。
.
“你口中的军士长,是指浅野学峯吗。”
.
浅野学秀握住门把的手顿了顿,听到门缝里传出的赤羽业沙哑病态的声线。
.
浅野学峯?他皱眉。赤羽业怎么会知道那个男人?浅野学秀记得自己从未跟赤羽业提起过。闻状,他不动声色地将手掌小心翼翼地挪开,微微侧耳注意着里面的动静。
.
直到赤羽业的最后一声尾音消散。
.
他就知道。
.
浅野学秀早就料想过自己父亲的身份和对方此次回来的目的。
.
浅野学峯回来后在自己眼皮下销声匿迹,随即便发现了遍体鳞伤的赤羽业,与自己势均力敌的宿敌受挫的模样让他惊慌失措。说没有担心是假的,浅野学秀一向敢于直面自己的内心——但就是这份情感,令一向没有什么情绪的他也不禁长吁短叹。
.
第一个让他想到有这个能力让赤羽如此狼狈的人,就是浅野学峯。
.
不是没有可能的事。但浅野学秀想不明白,浅野学峯为什么要将目标锁定在赤羽业身上。以赤羽业的头脑,那时估计已经知道浅野学峯和自己的父子关系了——所以他没有开口质问。即使那个人不是浅野学峯,赤羽业也绝对不会告诉自己关于受伤缘由,哪怕是一个字。
.
浅野学峯!!
.
他又在关键时刻搅乱自己的计划。
.
在自己将局收尾之前,赤羽业绝对不能出任何意外!浅野学秀用不知何时被青筋蜿蜒密布着的手一把拧开门把。看到赤羽业不慌不忙地抬头瞟了自己一眼,又靠在床板前。
.
“喝杯温水.”浅野学秀将玻璃杯递到赤羽业面前,对方却没有接过。
.
浅野学秀也不尴尬,俯身把水杯随意按在桌上,溅起几滴水花,随后一坐在床边,侧身盯着赤羽业垂眸似沉思的脸。
.
沉默了许久。
.
“我说——”
“我说——”
.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混着起伏不定的情绪以及焦躁不安的内心。
.
“我先说.”赤羽业挑起嘴角回望那人的视线,不等他开口作答,继续接过自己的话。
.
“你他妈什么也别问我。”
.
“你要说的就是这些?”浅野学秀不恼,“我没蠢到那种地步。”虽说听过刚才的对话后他已经大概了解了。
.
“吼——?”赤羽业挑眉,眼里流动的尽是猜忌,“那样最好.”
.
浅野学秀拿起桌上那杯温水,晃动几下,抬头灌进自己的喉咙,喉结随着吞咽上下滚动,赤羽业出神地看着他凌厉得过分的下颚线。
.
当杯口离开嘴边时,水已经少了大半。
.
“喝吗?”浅野学秀盘腿坐在床边,像在询问对方。
.
“不喝!”不知道浅野学秀打着什么算盘。即使赤羽业现在嗓子干涩得要命,却还是不想顺了他的意。
.
浅野学秀无言,赤羽以为他准备作罢,闭上沉重的眼皮想睡发回笼觉。但突然强劲的手掌抓着他红色发丝的力道,痛的他睁开泛着生理盐水的眸子,自己对这突然的变故还没反应过来,口中就被咕咕灌入了许些白开水。
.
玻璃杯口被野蛮地撞入嘴中,敲击着牙齿,慌乱之中他咬伤了自己的舌头,血腥味在口中撕扯蔓延,却马上被水冲淡。
.
浅野学秀一手抓着赤羽业的头发提起那人的脑袋,一手将余数不多的水一股脑儿灌进他的嘴里。
.
来不及吞咽的水顺着嘴边流下,滑过脖子没入领口。赤羽业抬手一把抓住浅野学秀的衬衫衣领,狠戾地瞪着他。
.
浅野学秀看着那人交织着复杂情愫的眼神,手中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
“让你喝就给我喝。”
.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