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日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交易关系

交易关系
chapter.20
浅野学秀掐灭第三个烟头时,赤羽业已经迈着一瘸一拐的步子离开了房子。浅野学秀看着不知何时敞开了的大门,心里挺不是滋味。
.
他做了一个愚蠢的举动。敏感的赤羽业不可能没有察觉出浅野学秀的异样,而这很有可能令他几个月的计划功亏一篑!想到这儿浅野不仅抬手扶额,揉了揉抽搐的太阳穴。
.
倒不是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只是自己意识到赤羽业也许会有所察觉,心里竟滋生出一丝庆幸。当然,这种难得的情感很快便被浅野抹杀。
.
浅野学秀伸手摸上自己精致的下巴细细揣摩。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挽回呢...?
.
赤羽业逞强着硬是拖着自己折了的左腿离开了浅野家。尽管走路的姿势不那么好看,但这不能成为阻止赤羽业“逃离”那儿的理由。直到他穿过小巷来到繁华的市区大街,才停下来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
“喂…”秀气的男音刚刚轻吐出声,便被赤羽业打断.
.
“我现在去你那儿。”说完,他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转身向另一个小巷拐去。
.
另一端的潮田渚有些无奈地看着响着挂断声的手机,叹了口气将它放回桌上。一旁的茅野枫见他那样,就知道又一个不好伺候的人儿要找上门来了。
.
可令她没想到的是,前脚电话刚挂断,后脚便传来了敲门声。打开防盗锁的铁门一看,竟是满头都被冷汗浸透的赤羽业。茅野枫有些惊讶地盯着他——通常对方都是在用手机与潮田渚联系,这样亲自找上门来的,还真没几次。
.
赤羽业见大门开了,也不客套几句,马上溜进了屋子,把身上紧紧裹着的外套向沙发上一扔,坐了上去。
.
“业君,怎么这么快?”潮田渚撇了眼一旁默默倒水的茅野枫,就知道自家这位又开始因为赤羽业傲慢的态度闹变扭了。
.
几乎快躺在沙发上的赤羽扯了扯衣领,漫不经心地开口,“碰巧离得挺近。”
.
只隔了一条街就是了。他出神地想着,然后突然记起自己前来的目的,“小渚,我左腿轻微骨折了,我记得你的小助手女友是学医的吧。”说完看向了端着水走来的茅野枫。
.
茅野枫把水杯放在了两人面前,对着两道犀利的目光不禁尴尬地挠了挠头,“……嗯?你们看着我做什么?”
.
“总之...先试试看吧。”潮田渚收回目光,再次叹了口气,“手动修复,情报屋里好像没有多余的麻药了,会很疼噢。”不过这也只是场面话而已了,潮田渚看了看赤羽业一脸的淡然。对于业君来说,这点感觉应该算不上什么。
.
而赤羽业的心思却早就不在茅野枫摸索于自己左腿中白净有力的指节上了。他不是傻,又怎么看不出浅野学秀的计划?
.
这个脑子里有根反骨的恶魔,自负而骄傲的支配者。怎么可能痴迷于自己的身体,而对警局的计划不管不顾。
.
赤羽业垂下了鎏金的的眸子,连闪烁在眼里的光点都黯淡了几分。浅野学秀这一年的计划布置得很完美,他假装自己是一个痴情的嫖客,单纯把赤羽业当做是泄欲的工具。两个人秘密交易,互相利用。
.
赤羽业自己也不想意识到他的目的。他想就这样,任凭深陷沼潭,蒙蔽自己的双眼。但是赤羽业这么想,他的智商可不允许。
.
“嘶...”左腿突如其来的剧痛使赤羽业轻哼出声。一旁的茅野枫有些慌乱,“啊,弄疼你了吗?已经好了。”边说着,她抓起一旁的纱布打算包扎伤口。
.
赤羽业却突然站起,冲出了门外。茅野枫急了想要叫住那人,却见潮田渚闭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拦住了她。
.
“没用的。”
.
潮田渚这么告诉茅野枫。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