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日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交易关系

交易关系
chapter.23
.
我想泡你,用福尔马林。
.
“赤羽业”
“男”
“24岁”
“无业游民”
最后被拉到附近一家club的赤羽业看向一旁已经喝开了正拉着陌生男人唠嗑的伊莉娜,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然后继续应付前仆后继过来搭讪的人。
.
阿西八。
.
回想起前几分钟在自己语毕后,被惊讶得呛到的伊莉娜咳了一脸的烟雾。他不等对方开口便勾起嘴调侃起来,“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嘛,bitch院长你的心肺功能又变弱了噢?”
.
伊莉娜显然没有从震惊之余缓过来,甚至没有因为眼前的人对自己的称谓不满抗议。随后怪异地开口,“我是说,呃...那你以后怎么办?”
.
“啊哈?”赤羽业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毕竟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不可能因为一次通缉就想要狗带。他皱眉笑了笑露出尖锐的虎牙,“还能怎么办,暂时逃回C区咯。”
.
“嘁,总之先别想那些了,马上就到了,到时候你喝不过我可别想着逃啊。”伊莉娜看着他的样子转移了话题,自信满满地撩了撩自己的一头金发。
.
“诶,我以为你这几年只长了罩杯,怎么酒量还见长?”他摸着下巴像是在思考的样子,“我记得以前是三杯倒?”
.
赤羽业总是惹人火大的习惯还是一成不变,却没注意到自己挖苦的对象此刻正抓着方向盘,回味着刚才的对话若有所思。
.
所以,这小子果然还是喜欢浅野学秀吧。
伊莉娜•耶拉比琪撑起脸看着游刃有余地应对搭话的赤羽业,如是想到。过往的时光被轻轻碾碎,小心地拼凑那些不愿再触碰的陈旧记忆,两个少年同样倔强的脸渐渐浮现在眼前。
.
“浅野学秀,9岁。”
“赤羽业,10岁。”
.
所以说,她最讨厌精神病院院长这种差事了。
.
女人穿着一身白色的职业装将资料尽数拍在办公桌上,稚气未脱的脸上气得可以滴出血来。办公椅上的男人淡定抬眼,张口是一声富有磁性的烟嗓“这是你父母的意思。”
.
“哈哈,真好笑,你的意思是让美国留学回来的我在这个不起眼的精神病院当院长?”女人用手扇着风忍住将手术刀飞出去的欲望,“你要知道我的主科是医学,不是心理学!”
.
“你在国外干的那些破事别以为你父母不知道。”乌间惟臣将散落在桌上的资料整理好,继续道,“别想着在国内继续‘猖狂’了,留在这间小精神病院好好当你的院长吧。”
.
“我干了什么?我怎么不知道....”伊莉娜停下扇风的手环抱在胸前,翘起嘴有些心虚地嘟囔。男人见状叹了口气,“需要我把你杀了的那些人做个资料合集吗?或许我觉得你现在去自首更好——”
.
尾音被对方软糯的撒娇声生硬地掐断,只瞧见伊莉娜将大腿攀坐上木制的办公桌,白皙修长的腿与古板的黑色木桌相映衬实在惹眼。她把双手撑在上面任由胸前的双峰呼之欲出,红色的唇膏间张合的是整齐的白牙和顽皮的粉色舌尖,“乌间~人家不想当嘛...”
.
好一个妖艳贱货。
.
乌间惟臣觉得如果自己没看过她是怎么用这套将目标一个个杀死的话,这副模样还有几分可信度。他站起来将那一沓资料拍在伊莉娜的头上,“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自己好好考虑吧。”说完继续补充,“是去警局做客还是安静当个院长。”把资料放到她的手上,乌间惟臣转身离开。
.
“这不公平!嘿,为什么只有我!当初一起在美国做暗杀工作的可不只我一个。”伊莉娜见这招对男人没用,不满地大肆喊叫,乌间惟臣打开门把的手一顿,“忘了告诉你,我是副院长。”
.
“什么嘛.....”
这么说着两片红晕却不自觉地浮上脸颊。
.
但果然让不懂人情冷暖的杀手当院长照顾那些可怜的神经病还是不够格的啊。
.
当伊莉娜打开大门看到医院走廊上交叠躺着的护士尸体,和白墙被喷溅上的还未干涸的血渍这么想道。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