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日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交易关系

chapter.24
.
那是伊莉娜•耶拉比琪二十岁,当上神经病院院长第二年的时候,目睹了这间小医院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场血案。
.
“嘿上帝...真希望你现在在跟我开玩笑...”伊莉娜推开楼梯道的大门,看着地上被血液浸满的护士尸体喃喃自语。身后的乌间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总之先过去看看吧。”
.
伊莉娜缓步走过去想让自己新买的白色高跟鞋尽量避免和血液亲密接触,但很快她发现自己是白费功夫,这出血量可是相当惊人。她蹲下来仔细瞧了瞧伤口打趣道,“还是大动脉,下手真狠。”环顾了下四周,大概有五六个护士的尸体。
.
伊莉娜起身叫住打算走向别处的乌间惟臣,“你要去哪?咱们应该先查查发生了什么事。噢,对了——”她伸手从白色上衣的口袋里掏出手机,“要不直接让条子过来解决好了。”
.
乌间惟臣伸手拦住了伊莉娜欲要报警的手,指了指楼下远处紧锁的大门旁边,正试图翻墙的两个发色特别显眼还穿着病号服的小神经病,又指了指墙上被砸坏的警报器,才开口,“你觉得还需要查吗。”
.
伊莉娜走过去扶着栏杆朝那两个行迹可疑的身影望去,又转头看了看乌间惟臣,带着满脸的质疑朝乌间摊手,“你的意思是他们为了逃出精神病院杀了五六个护士?”“这只是走廊上的数目,能逃到那里我估计应该不下十个。”乌间补充道。
.
虽然自己从十岁开始就被当成杀人工具培养,对小孩身上的爆发力毋庸置疑,但望着那两个人病号服下看起来并不健硕的身体,伊莉娜表示她还是有些不相信。
.
乌间惟臣看出了她的怀疑,“可能是从哪里偷来了手术刀之类的工具,这医院围墙大概三四米,他们一时半会翻不出去,先把他们抓起来再问清楚。”说罢他转身走向楼梯口。
.
“喂,等等我!”
.
等两个人赶到围墙那的时候,浅野学秀和赤羽业已经不知从哪找来了梯子搭在了墙上跃跃欲试了,看到原处朝这跑来的人,赤羽业推搡着已经一脚踩在梯子上的浅野学秀,“哟,你看看这是谁来了。”
.
不等浅野学秀仔细一番辨认,不远处的伊莉娜就已经脱口而出,“赤羽业和...浅野学秀?”乌间惟臣转头问她,“你认识?”伊莉娜无奈地耸耸肩,“事最多的两个就是他们。”
.
浅野学秀从梯子上下来和赤羽业并肩看着已经到了面前的两人,交换了眼神。现在爬梯子出去肯定是来不及了,逃跑定不是长久之计,到时候废了体力不说还是要被抓到,倒不如现在出其不意攻击或许还有转机。
.
这么一番快速的思考,两个人迅速挽起宽大的袖口,将藏在口袋里的手术刀拿出来紧握在手里朝伊莉娜和乌间惟臣冲去。
.
赤羽业和浅野学秀从楼上一路杀了十几个护士逃出来不知道废了多少体力不说,身上多多少少开了几个口子,这两个小小的身躯哪里是对面两人的对手,这刀还没刺到敌人的发丝,手就先被擒了。
.
试图挣脱无果,手术刀应声落地发出“啪嗒”两声清脆的声响,连血迹还斑斑驳驳地留在表面。伊莉娜瞧见那手术刀的眸子冷冽了几分,黑着脸看向已经被捆得严严实实的两人,对乌间说,“把他们带到我办公室去。”
.
一路上赤羽业和浅野学秀还不安分地试图挣脱乌间的控制,眼见就要被推进办公室却无力回天,只能往外蹦出几句脏话。
.
“你在外面等我。”伊莉娜把乌间惟臣留在门外。他看了看里面还试图逃走的两个人,只说了句,“你不要做得太过火。”就将门关紧。
.
“那么,”金发碧眼的女人转身将不安分的赤羽业和浅野学秀按在办公桌前的座位上,没有摆出平时虚伪的笑脸,此时她肃然一副不怒自威的模样。伊莉娜坐在他们对面翘起二郎腿,“该怎么处理你们呢。”
.
面对女人面无表情的质问,面前的两个少年显得过于游刃有余。赤羽业调笑般地开口,“伊莉娜院长,神经病杀人不犯法吧。”
.
伊莉娜把双手环抱在胸前,“你们两个精神到底是不是有问题我想还是有待考究,专业的心理医生会给我答案。”她看向浅野学秀,“反社会人格——这可不算是一种精神病。”
.
不给已经正襟危坐的两个人说话的机会,伊莉娜继续说道,“或者你们想一辈子待在这个小医院里,我很欢迎。”
.
“你想怎么样。”浅野学秀冷着一张脸问她。
.
“我能怎么样?”她反问,“你们都把我的人这样那样了,将来没人帮我看住你们这些小可怜,我该怎么办。”这么说着伊莉娜笑了出来。她倒真想看看这两个乳臭未干的十五岁小孩能搞出什么名堂。
.
伊莉娜随手将几个刀片朝他俩飞过去,捆在两人身上的细麻绳啪嗒掉下。接过赤羽业的拳头,她将抽屉里的SPYDERCO直刀往木桌上一插,立在桌面上。
.
“赌吗?”伊莉娜笑问道。
.

评论

热度(10)